待续的传说——写在大名十周年

大名的梦想

一直一直,希望将大名建设成一家健康的、幸福的、隐形冠军企业。

我们中的每一位,不管实际年龄多大,都意气风发、朝气蓬勃地走在成长的路上;与自己喜欢共事的人一起,为自己喜欢的工作付出聪明才智、面对各种挑战、用激情追求精益求精;很少忧愁,什么事都有大后方支持着;就这样,幸福着、奔跑着,清风迎面拂来,觉得未来很长很美好…

我们中的每一员,都能够有钱有闲,花几周陪家人在海岛度假、或独自在深山修身、偶尔“颓废地”做做宅男宅女、或为心中未遂的某项追求试一试…

我们的股东在公司初成之时义无反顾地投入,又在3年后公司资金周转困难的时候追加投资,是公司的输血者。我们希望他们在投资上可以有长期稳定的回报,愿他们为当初的投资眼光感到庆幸,也为后面长期的持续支持欣慰。

社会上,或有了解,或不了解大名的,没关系。相信了解的人都会觉得:有这样一家公司,比没有这样一家公司,这个世界似乎好了一点点。

这就是我对大名的梦想。

回首过去,大名是有自己成长轨迹和烙印的:我们的发展轨迹估计不是“典型的”IT公司。独特的成长曲线是我们的财富,挫折过、迷茫过、挣扎过,我们才更成熟,更清楚我们究竟要什么,才更有把握对待未来未知的挑战。呵呵,忽然想起我中学时候日记本上青涩而不羁的两句话:

环境不好又怎样?自身不足又怎样?

是鹰,就要击于长空;

是我,就要成就梦想。

团队在成长

一个人的胜利当然是一种成就,但一帮人齐心协力拼凑出来的胜利却是完全不同的另一种感受。团队之由来,当作如是观。大名在资源匮乏、人员不足的情况下,在经历挫折后能够稳步健康的发展,就是我们团队的胜利。

大名曾经有过50多人的规模,在2009年裂变成两个公司以后,大名这边的人数下降到11人。从11人到31人,在基本上少有离职的情况下,我们用了差不多5年的时间。这个不是我们不想发展,一方面是我们稳打稳扎,一步一步走稳,招聘要求绝不妥协,一旦招聘进来就细心栽培,绝不轻易放弃;另一方面也是像一个大哥哥一样,资源方面尽己所能地支持着兄弟公司的成长。

现在我们团队的平均年龄27.8,55%有出国学习或工作的经历,40%有硕士及以上的学历。每个人都像是一幅大拼图中独一无二的重要一块,大家无缝拼接才有了美丽的风景。

从销售角度来讲,09年之后我们的复合年增长指数是26.8%。销售增长的背后是团队的成长,团队构成跟过去很不一样了。市场和技术销售方面自09年后有所提升,研发这两年也扩大了一些,各个团队更平衡了,每个成员也同步成长了很多,团队创新、运营、配合效率的提高,而这个,才是我们成长的核心成果,也是我们进一步成长的动力源。可以说我们每个人都在终身学习、持续进步,修炼核心能力,这也是我们把“学习型组织”列入价值观的原因。

image1

学习型组织

我们于2012.3.23成立大名研究院,对于当时只有十几个员工的公司来说,拥有研究院可以说是非常少见乃至奇葩的。但是我们是一家有理想的公司,而研究与学习是我们达成理想的必修课。所以我们不止成立了研究院,这3年来,也把大量的时间、精力投入了进去,还有足够用的经费。

image2

在研究院的课程之外,我觉得我们还有一个很重要的方面是体验学习,其中包含了从错误中学习。按定义,体验学习是一种以学习者为中心的,通过实践与反思相结合来获得知识、技能和态度的学习方式。反观在大名的摸索、发展过程中,我们在工作中碰到问题、解决问题、总结经验,就是一个体验学习的过程。在大名,任何一件新的工作都是这样开始的。

此处请参考Chloe的文章:http://blog.damingsoft.com/?p=1574 讲到了市场的迷茫。

我曾经是公司的第一个销售,经常半夜起来接电话,一开始拿到PO都不知道是什么,饱尝迷茫。

产品研发方面也是,有些时候,没有谁能预知未来地告诉我们应该做什么、应该怎么做。在这样的情况下,如果不敢犯错误,便只有止步不前了。但时间是单向轴,不管我们向左、向右、还是止步,时间都在流逝。所以我们只有勇往直前,走出一条路来,在体验的过程中学习。我们肯定犯过一些错误,如果我们在错误中学到了足够多的东西,那错误也便物有所值了。

公司如此,人生也是。

自由与责任

大名是自由的,此处可以参考Joya的文章:http://blog.damingsoft.com/?p=873#more-873 我非常赞同这里面的一切、并为此自豪。

这里我想从另外一个角度讲讲自由与责任的关系:越自由、责任越大。在大名,可能很多人会有这种感觉:关于我的工作,好像没有人管我。这一点,其实很多新人不适应,我们因此稍稍加强了新人的指导制度。但是整体来说,大名还是弱管理、强文化的一个团队。公司,或者说你所在的团队,相信你。

最近我在给一封讨论的邮件中引用过《one piece》里面的一段话:Everyone is so different in our crew, people have different personalities and different personal pursuits. But everyone does what he can and the best he can for the team, and expect the others do the same. 我们的团队也是如此,大家都互相信任、互相依赖,那么其实每个人的责任也很大,因为要经得起这份信任、这份依赖。

所以说:越自由、责任越大。

难忘的大名两三事

1、大名初成

2002年Kevin以我的名义在加拿大多伦多注册了BlueTech软件公司,第一个产品BlueTWAIN于2003年慢慢成形。2004年2月在杭州工商局注册的时候,由于“蓝色科技”不能注册,临时起名为“大名软件有限公司”。同时为了更好地配合“大名”,想了一个英文名字,Dy-谐音为“大”,nam(e)则取义为“名”,主要产品思路是为程序员们开发各种控件,成为Dynamic Center of Software Developers,BlueTWAIN也由此改名为。11月公司官网上线,同年12月公司迎来了3家客户。其中第一个客户是全球500强中排进前50的洛克希德-马丁公司,全世界最大的国防工业承包商。于2004年12月10日购买了我们TWAIN产品。单子不大,但意义非凡,验证了这个商业模式的可行性,后来12月10日被定为公司周年庆的日子。

2、2007.6.4 Orlando, Florida, US,美国展会

SAWH发布,大名当时立志要向世界亮相,研发人员加班加点赶进度、support这边几易其稿,定制展台、易拉宝、宣传册,似乎终于准备好了。结果中国这边送过去的booth有问题,临时要在北美定做外观,租骨架,终于赶上日程。但是本来定好的参展人员又出了问题,即将与我同行的牛高马大(身高2m多)的加拿大男同事忽然辞职,已订好的机票旅馆浪费且不说,他本来自告奋勇要扛的两三百斤的参展设备与资料也没人拿了,托运也已经来不及。其实早些时候考虑过托运,但是那位同事说路途遥远、中间需要转机、万一东西不能及时送到会有极大问题,而他试过一下自己的力气,随人过去是最保险的选择。他为自己临时辞职表示抱歉,并强烈建议我们放弃参展,因为他觉得我们准备不充分,去了可能丢脸。此时我一贯拥有却少有表露的牛脾气探头了。我说一定要去。然后开始想办法。Kevin没有办签证并且要在机房做部署。其他没有人了,已经招聘尚未入职的Darlea后来从她的毕业典礼直接飞到美国,协助我中间的两天6.5和6.6.

最后从来没有去过美国的我,6月1日独自赴展,带着所有参展家当。中间还有情况:行李超重,导致我晚点,幸亏飞机晚点,所以我赶上了,但是起点飞机晚点2小时,那到芝加哥转机的班机要赶不上了,这时候刚刚赶到登机口的我又得到好消息,说飞机提前了,只晚点1小时,这样后面的飞机我也终于赶上了,可以说几经辗转。次日抵达Orlando,爬上爬下布置展台,租桌子椅子电视机。很辛苦,却也…很新鲜。Kevin留守温哥华,还曾半夜将5岁的罗兰拉到机房,又冷又饿又困地等他办完事情。

09年后6.1成了大名的家庭日 — 每次都有同事安排好各项事宜,有伙伴们的感觉真好。

Kevin当时说“看到你做这些事情的样子,万一以后我不能管了,这个公司应该也没有问题了”,不知道他在09年初决定把大名交到我手上的时候,是不是有想到两年前说过的话。

其时在中国的团队也很辛苦,原来由Kevin和杨共同负责的后台,去掉mirror以后过渡到由杨独自开发,这种状况后来延续到SCM。后来听说校能在SAWH发布过程中轻了十几斤。

现在这块业务虽然占公司整体销售的份额不高,却是目前我们投入产出比最高的常青小树。

之所以把这件事情写出了细节,是因为这件事情代表了我们大名人的做事风格,计划不够完美,但总是坚持到底。类似这样的事情,每个人都有亲身经历,都有一定记忆。09年我们人员锐减,资源匮乏,大名人每个人都尝试突破极限,齐心度过难关。

3、2009.3.15年大名新起点

09年大名的团队规模平均在11-12人(Sally、George、Falcon、Amy、Ellie、Jane、Rachel、Chloe、Windy、Lolly、张巧、谭永胜)到年中谭永胜离开,Joya加盟,Lolly年底去comm100,第二年Tom、Logan加盟,张巧离开。

颐高创业大厦的办公室从3间(608、610、618)减为1间(618),608-610归新公司Comm100使用。

团队规模缩小以后,我们慢慢地考虑究竟我们应该怎么做。ITA首先被搁浅;SCM让我们感觉有心无力,但我们觉得这个产品代表了我们研发的能力,还是很希望改进;在一边解决客户问题、一边继续研发的过程中还做出了DNT,2010.1.20发布。在那样的情况下,还出一个新产品,意义非同小可,那是第一次,我们开了香槟。

而我们的业绩,也奇迹似的基本与上年度持平。在团队规模下降了3~4倍的情况下,在全球金融危机的外因下,业绩没有下降,究竟是为什么?记得后来在宝石山的一次拓展活动中我说团队的努力是可以叠加的,11个人每个人的努力程度和能力成长是原来的110%的情况下,1.1的11次方=2.853,那就是差不多每个人100%努力时的3倍了。09之后,从10到14,我们团队规模增长到原来的3倍,销售业绩也差不多是3倍。

2012年ITA和SCM从官网下架。如果说体验学习重在总结的话,这两个产品让我们意识到团队规模和产品规模得互相匹配、产品的核心竞争力与我们团队的核心技能也要互相匹配。

2013年下半年及2014上半年我们花了较多的心思酝酿新产品。直到2014年5月底参加了美国的行业协会的季度会议,并重新反思“团队规模和产品规模得互相匹配、产品的核心竞争力与我们团队的核心技能也要互相匹配”,才比较明确地计划先聚焦回我们原有的产品线,及其周围的有潜力的控件,还有原有产品线的顺势延伸。

爱与感恩

十载征程,大名有太多要感谢的人,一个小孩要成长,需要多少人的关爱,一个公司的成长,远有过之。

感谢每一位为大名的成长付出过的人;

感谢每一位多年来一路同行、见证大名成长的人;

感谢每一位关心大名的成长,以自己的方式祝福这个团队的人;

感谢每一位相信我们产品,最终认可我们的努力并独具慧眼地选中了我们产品的人;

我们曾经很忙很充实,没有时间玩,所以2010年开始公司安排了每年的年度旅游,在海南、云南、西藏、菲律宾长滩岛、韩国这几个地方的旅游过程中,许多人经历了第一次坐飞机、第一次出国…游遍世界的大好河山是我们的愿望。

2011年感恩节后我们将大家的父母到一定年龄后都邀请成为我们的荣誉成员,开始在公司拥有自己的零花钱账号,每个月都会收到一份小小的感谢,从未停止。

2012年开始我们为在杭州买房的同事们提供资金帮助,一边执行一边完善,希望帮到更多人。

2013年我们将执行了7年的“保外医保”政策,注入更多的资金,提高池子里的额度。

2014年我们设立了“逍遥游”长假,使得毕业多年的我们有可能重新品尝长假的滋味。

公司里的许许多多政策,就是因为我们大家的需要,以及大家的群策群力建设起来的,以后肯定还会越来越多、越来越完备。快乐工作、幸福生活会是我们长期的坚持。

经常发现在公司里觉得放松、开心。因为在这里,公司与个人之间、个人与个人之间,都经常能感受到欣赏、信任、关心等等,互相之间,希望对方更好地成长、希望分担对方的负担,我觉得这就是爱。

传说尚待续,请君来运笔;相知殊不易,且行且珍惜。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